主页 > 经典散文 > 正文

『流年』欢颜(小说)

2022-04-15 16:57:55 来源:鑫时文学 点击:12

(1)

她不是善于交际的人,可要说起来,他们之间打破陌生局面的第一声招呼,倒的确是由她而起。那天,在游乐场,她向正在蹦蹦床上蹦跳的女儿招手,欢欢,你来,过来,带那个小妹妹去玩儿。

女儿得了令,一溜小跑就过去了。只稍作友好表示,就成功领走了那个瘪着嘴,跺着脚,干嚎无泪,腻着爸爸耍赖的小女孩儿。那是他要过五岁生日的女儿,叫乐乐。事后,他们才知道,乐乐其实并不是小妹妹,她比欢欢其实要大上半年。

周日,早晨,七点半,游乐场里空空荡荡。只有欢欢乐乐在大呼小叫地蹦蹦跳跳、爬上爬下。当然还有她和他,各自远远地坐在为等待家长而特设的那排椅子的两端,都目光向前,都在看着孩子,都沉寂无声。

就这么点儿设施,一围起来,就收十五块钱,难怪没人来。你们就不能少收点儿钱,孩子多了,玩儿的热闹了,生意还能跟着好起来呢。她看见看游乐场的大姐悠哉游哉地晃荡过来,就打破了沉寂,扭头去搭腔。大姐可能也是百无聊赖,沉默久了,猛地撞上她有理有据的言辞,一时都有些发懵。站在那儿,瞪着她翻了一会儿眼睛,才慢慢吞吞地说,还贵么?一会儿人就该多了,现在,这种时候,有几个人能起这么早。

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,腾地一下就热了。心也无法自控,怦怦怦狂跳不止,就赶紧装做没听见,收声,低头,还下意识地咬紧了下唇,可即便如此,她脑海里晃来晃去的,依然还是大姐刻薄的眼神。是啊,星期日,这么早,哪家的大人、孩子不是腻在床上呢?可是她,她能么?她的亲生的女儿,一周里,却只属于她这一天。周六晚上八点才能去接,周日晚上八点就要去送。她在自己一个人的日子里,反反复复地掂量、仔仔细细地酝酿,整整折腾了一周,把所有细密、丰盛的爱意和心思都积攒到了一起,攒到了周日这一天,才能释放出来。还得要尽可能释放得自然、熨贴、不动声色且无一遗漏。你说,她这如此意义重大的一天,才从七点开始,还能算早么?

自己平日里可不是个多嘴的人啊!今天这是怎么了?闷闷地坐了好一会儿,她才终于理顺了自己的坏情绪并转而自怨自怜。她恨恨地想,自己这就是乐极生悲啊!刚才无非就是突发奇想让女儿带那个小妹妹去玩儿,帮那个陌生人摆脱了困境,显示出了自己和女儿的有教养、高姿态么。就能忘乎所以地顺势乘上好心情的翅膀,飞去云端了么?这真是活该!自己这就叫没事找事,自取其辱!

可是,现在,又坐了一会儿,刚刚平抑了心底的自责,疑虑却又来探头探脑,悄然登场了。她开始不自觉地偷偷斜了眼睛,去打量那边儿那个陌生的男子。他的煞有介事的和周日气氛显然不合拍的西装革履。他那衣服不洁,发辫不整,玩起来就显露出犹疑、胆怯,小家子气的女儿。她暗自困惑,这个人,他在这个时候,出现在这儿,又是为了什么呢?难道说,他也和自己一样,因为离了婚,才金贵这有限的,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么?他一定听见了自己刚才自作聪明的和大姐的对话了吧?

(2)

一个多小时以后,他们的局面已从远远的并列,变成了近近的面对面。是在游乐场旁的肯德基餐厅。隔着小小的方桌子,两杯冷饮,和已成残局的两份儿童套餐。那当然是欢欢乐乐的作品。而来这儿,自然也是他们的主意。看起来,他和他女儿一样,也不是什么大气的人。当孩子们不想玩了,要分手离开时,他急切地要对她刚才让自己摆脱困境的举动表示谢意。先说要去买冰淇淋,不幸遭孩子们一致否决。欢欢突然喊了一嗓子,去吃肯德基,乐乐紧接着就瞎起哄。他说好,她推辞,可到底拗不过孩子们的坚持,最终还是来了。四个人,花销有点儿大,他可有点儿亏。一路上,她都惴惴不安。终于到了,站在那儿,要点餐时,她赶紧抢着说,我不饿,要饮料就好了。他也赶紧附和,且又飞快找到另外一个理由,对,对,对,他鸡啄米般地朝她点头,那都是些垃圾食品,也就能讨小孩儿喜欢。

现在,欢欢和乐乐都草草吃完,脱了鞋,又拉着手,去不远处的游乐区玩了。留下他们两个大人干等。只一会儿,他们面前的饮料就见了底儿。早春,微寒,空旷的餐厅里,冰冰的饮料喝得人都不禁要打哆嗦。可他们依然频频次第端杯,一小口,一小口地呷着,那其实都是在做势,借以掩饰尴尬。是的,是尴尬,在这个不大的地级城市里,从未曾谋面的他们,竟然能有那么多的相同:比如同龄、比如毕业于省城同一所大学,比如同一年里结了婚、有了孩子、又离了婚。比如自己亲生的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孩子,半年前,都不再属于自己了。比如他们都从一毕业就去效力的工厂里下了岗。可是,工厂能处于不死不活的半停产状态,他们能不活么?能停工不做么?他们现在,都是又找到工作了的。都是要做推销员的。她是去推销医疗器械。他呢,是去扫楼,推销办公用品。

这种事情,谁爱说呢,尤其是面对陌生人。但是,那天,那个早晨,他们都如同捏着个水龙头的旋钮,开关迟疑着开开停停,水流躁动着粗粗细细。然而,甭管什么姿态,姿态是没用的。反正到最后,他们到底还是把自己的一切,都彼此和盘托出了。现在,他们面对的是自己倾泻得到处都是的苦水。这实在让人尴尬,伤了自尊了,当然,也导致了他们谈话的难以为继。

到底是为什么说起来这些的呢?还不是因为不断发现彼此惊人的相同么!为什么又不说了呢?还不是又意识到彼此的不同了么!这不同,当然就是性别,它其实就足够大,大过他们那么多的相同。是因为这种不同,还能衍生出更多的不同来。这一点,他们越说,已越能强烈地意识到了。

你一个人不容易。以后,有什么难处。别忘了,还有我。我是没本事。但好歹还是个男人。是她领着孩子先走的。快到门口的时候,接到了他的电话,他讲得迟疑,她听得心惊。甚至后悔刚才把电话号码给了他。举着手机走,脚步一点儿都没敢停,做贼一般心虚地答应了一声,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,就收了线。

推开餐厅的玻璃门,走到户外的阳光里去。阳光明亮得有些刺眼,她仰起脸,试图压制住正一阵一阵猛烈撞击胸口的冲动,让眼泪别又不知羞耻地再溢出来。是啊,她其实早就承认了,自己这辈子的确是失败。可是,再失败,每个周日的这一天,她却是不能的。因为在这一天,在她的手里,还握着女儿热热、软软的小手儿,那小手儿随着她的一蹦一跳,一伸一伸的,仿佛随时会从她这儿窜出去。这不能不让她恐惧。这可怎么行,外面的世界,有飞驶的车、有别有用心的坏人,它们都有可能伤害到她女儿的。她得拼了命去捏紧、抓牢她。谁让她是妈妈呢。是妈妈,就不能贫穷,不能窝囊,她得阳光灿烂地领着女儿,到处去找好吃的,好玩儿的,她得努力去做一个能让女儿有信心的妈妈。

(3)

等到了下一个周日,她早早预定了位于郊县的一个野生动物园的车票和门票。周日一大早就领着女儿出发。折腾了一整天,傍晚才回来。大人和孩子都精疲力尽,软软地靠在一起,瘫坐在一日游小中巴的坐席上。可途经上周她们去过的那个游乐场时,她依然能迅速地从坐位上弹起来,挺直身体,东张西望。只可惜车太快了,转个弯儿就走了,她只来得及看见那儿有热热闹闹不少人。至于他和他的女儿是否又在,却实在无法看清楚。不过,在车离开的那一刻,她倒是恰好从逆着车行方向,探头频频回顾的,自己的滑稽举止中,看清楚了她自己。

我是个多么无聊和无耻的人啊。她恨恨地想,我在这儿费尽心机,一会儿为了躲避和他的再次相遇,去郊县。一会儿又惦记起来,伸长脖子,瞪大眼睛,在人群里到处寻找。可人家呢,人家其实根本就没拿你当回事儿。每个人都有头脑发热的时候,上次,他主动提出要留联系方式,主动给她打了第一个电话,无非就是一时头脑发热的结果。无非就是始料不及,倒了苦水之后,一时贪恋那点儿惺惺相惜而已。等过了那阵子,冷静下来,仔细想想,我这种人,算什么呢?将近三十岁的女人,下岗,离异,失败,晦气,谁能正眼瞧我,谁不是避之不及?

然而,她还是错了。他的电话在半个多月后打来。不是星期天。是个周六。上午,她在家里搞卫生。电话响了,她当啷地一声甩了拖布,飞也似地就跑去接。开始还以为是正联系的客户,要买她的产品呢。不想拿起手机来,却看见显示出他的名字来。

你有时间么?我想请你吃饭。他在电话那头说,背景有些嘈杂,但他的声音很兴奋,是亲热、熟络的语气。而她则漠视这语气,她很礼貌地问他是谁,是否打错了电话。

他显然有些受挫,又恢复了她印象中的拘谨和小家子气。你不记得了么?半个月前,我们在XX游乐场遇见过,你带着欢欢,我带着乐乐。我可是没忘记你。你知道么?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攻一个大客户。今天上午终于签了供货合同。这是我的第一单大生意,我想找个人庆祝一下,想来想去,除了你,似乎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……生意的成功显然助长了他的底气,他的语气又开始变得兴奋起来,言辞也开始滔滔不绝。

她则攥紧手机,在他的滔滔不绝中犹豫难决,去,还是不去?她的目光在自己租住的这间四十平米的小房间里扫来荡去。最后,目光落在躺在书桌上的那本台历上,她再次看见自己用红笔标记的那个日子,那是她的心结。标记那一天,是因为到那一天,她半年的试用期就满了。这意味着,她每月六百元的底薪就没了。她的收入将全部来自业务提成。可是,到现在,她却连一单生意都还没做成过呢。而今天,距离那一天,已不到半个月了。

去吧。她对自己说,他又不是什么坏人,自己去,权当是去取经。去听听他的成功经验,听听他讲述自己是如何能成长为一个有业绩的推销员的。

(4)

同样做推销,为什么有的人能有业绩,你却没有?问题出在哪儿?你考虑过么?我做推销到今天有半年多了。开始也和你一样,也着急,也没信心。甚至有一阵子,我简直就是恐惧,觉得自己根本没能力去面对客户。有一天,我什么也不想做,无所事事,就钻进了书店里。我在那儿,坐在地板上,看了大半天的书。感谢那一天,它让我有了一个重要的发现。你注意过么?那么多有关推销的书,其实都大同小异,翻来覆去讲的是什么呢?是励志!口吃的人、性格太过内向的人、生活陷入绝境的人,他们最终都通过推销扭转了局面,成就了自己的人生。你说,是因为什么?我觉得是因为他们最终能明白一个道理:推销其实不是要让别人帮你,而是你要设法给别人提供合适帮助。推销其实是做人的工作,你推销的其实不仅是产品,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……

那天,她去对了。因为如她所愿,他讲的,都是她需要的。口若悬河、深入浅出,那天他的状态奇好。不用她做任何反馈,他就能自己不断起头儿,不断设置悬念、举例解释,然后再总结归纳。只可惜,她的状态可有些欠佳,她无法自控地不住走神儿。她在心底感叹,这个人简直就和我上次见到的那个人判若两人。我其实并不能说认识他啊。如果现在,我不是坐在他的对面和他一起共进午餐,而是坐在旁边那张桌子旁,扭头听见他和别人大侃推销心得,我还能认出他来么?她这些想法当然不是空穴来风,因为那天,在餐馆门口,她向人群中的他走过去时,帮助她认出他来的,不过是他穿着的那件衣服,那件和上次一样的,硬邦邦的劣质西装。

不知不觉,四盘热菜凉了,两瓶啤酒空了。他回头又想让服务员再开瓶儿酒来,她却飞快地摆手,制止了他。别怕,又没让你喝。他说,笑着看了看放在她面前那杯还有一大半儿的酒。那是刚来时,她没好意思拒绝,由着他给自己倒满了一杯,却也不过是端了几次杯,每次都抿了抿,都没怎么喝。

不是,我是想说,该走了。都两点了。她说。

你呀。他朝她摇摇头,又笑了。你不介意我说说你吧?不知是趁着话兴还是酒兴,他让话题又深入了下去,而这些话,则把她牢牢焊在了椅子上,她甚至忘记了再说起该离开了的话。

你一定不喜欢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一个不讨人喜欢的人吧?可是你留心过自己的表情么?总是那么绷着、那么仔细、拘谨、小心,我就没看见你有过轻松的笑容。你这个样子,如果是面对陌生人该怎么办?面对客户怎么办?的确,我们现在都很失败,很艰难,可是,你不该把这一切都放在脸上啊!你如果无法给别人信心,别人怎么能对你要推销的产品有信心?你如果还想做销售,想有业绩,这个样子,是绝对不行的啊……

是他主动提出要离开的。他的话刚一出口,她就呼地一下,忙不迭地站了起来。她那么瘦小,站起来才到他的肩膀。回过头,她挪动起椅子,要出去。却听见他哑着嗓子,开始了还道歉。你没有生气吧?我可能说得有点儿严重,可我是为了你好,你能理解吧?

她当然是理解的。她的家在西北农村,来东部沿海是毕业时跟随当年的同窗、男友,后来的前夫。而现在,她什么都没了。在这座她已生活了七年的城市里,没有人和她讲这些,没有人设身处地地帮她检讨自己。委屈、羞愧,还有深深的感激,此刻都哽在她的喉咙里,让她什么都讲不出,她于是只能抬头去看他,咬紧嘴唇,朝他急切地点头。

抽搐口吐白沫是什么病
什么原因导致婴儿癫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