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随笔散文 > 正文

翠矶山行之二

2022-03-30 19:23:59 来源:鑫时文学 点击:11

原创写景散文《翠矶山行之二》

午后的红霞象爬山虎一样,给己冷清的深秋涂上一层凄艳的色彩,使整个翠矶山也已显入这个浮动的幻影里。 在下午的午后,我顶着末秋后少有的夕阳,再次登临己去过数次的翠矶山。

时光好快啊,距我上次登山还不到数天,眼前的一切己让人顿感陌生,昔日的花花草草、一个个缩萎着脑袋瓜子,孤闷闷地归缩在一起,那些遮天蔽日的树叶,也亦离树枝而去,只剩下那孤零零的树枝在默然的等待...... 拾阶而上,一层层台阶上己铺满厚厚的一层落叶,使人走在上面有点陷滑,只能小心翼翼的走了。

刚到山顶,夕阳的余晖返照着整个翠矶山,泛着淡红色的余光,藏金阁上也披上了一片片淡红金色的余晖,熠耀着塔圓圓的顶上,像太白金星头顶上的金光,紫气东来,人处在这紫色的光环之下,静定在心头,使人悠然、陶醉。顿感神情气爽,倍感秋的浩瀚、时光的无限、人生的苍桑和无奈。

山顶的风好大啊,不时有风吹来,袭夹的人阵阵发冷,不由人紧紧的裹扣着衣衫,顿觉脸、手的冰凉,阵风也卷起了那些还没来得急寻找好归置属地的叶片,在空中漫天漫舞,象天女散落在人间的花瓣,红红的、黄黄的,过了片刻才慢慢地落了下来。

这季节,往住来得大刀阔斧,似乎一夜之间天就换了着装,特别是深处大山的我们,秋冬是悍然来临、替换,使人毫无商榷。 抬眼远望,鳌山顶上那层层白雪,象天空中的朵朵白云,在风的召唤下时影时显,只有哪针叶林,还在孤冷冷的风中,挺拨而傲立。

是啊,冬天来了,这对于这深深的大山,冬的脚步常常备先而止,倍感焦急,使迷恋秋的人们而无法适着。 季节悄然生长,人生起起伏伏,云水的故事,风月的传说,红尘深处的眷恋,在这深情满溢、情景交替的季节,抒写秋水长天的风情,展望冬雪飞舞的景像,将心涂满滨纷斑斓的色彩,在这片深遂高远的天空,站在这高高的翠矶山顶,鸟瞰这息养着我们的慢城风貌,想起那些风俗民情,山高路长,串起那些个美丽的曾经,寻觅在一方晴空下这个语染的初冬,默然静候,默言等待,爱染流年的岁月,惜怀曾经的苍桑,将一杯婉约吟成满纸风情,何尝不是一件快事。

暮色似黑纱般轻柔地飘展而来,风也轻淡了许多,云中的彩霞也慢慢地被暮色包裹而去,顺着来时的台阶,只能慢慢地前行回家了,路也随着人的移动而动着,长长的台阶在身后也拖着长长的影子在飘移。人生何尝不是呢?就像这林中遮蔽着幽暗地台阶所经受的岁月历程,也曾感到苦闷彷徨,但当低头地瞬间,才发觉脚下的路在动,而心似那自由地世界,怀顾而伟存、如此的清澈高远,又像那盛开着一朵永不凋零的花朵而美丽。

离家的路长,回家的路短。不一会儿就下山了,确实是登山难,下山易,路是一样的,只是走法不同、走路的心情不同罢了。但无论怎么说,那只是心情而易,回家的路再长也觉近,离家的路再短也是长,我何尝不是呢。其实,苍茫的人生中,最美的风景还是在路上。

这深秋初冬的经历已经够多了,但每到这个季节,还是觉得惊奇,么些让人怀恋的人和事都随着季节的交替而忘却,这些许是我登临翠矶山的事由罢了。

午后的红霞象爬山虎一样,给己冷清的深秋涂上一层凄艳的色彩,使整个翠矶山也已显入这个浮动的幻影里。 在下午的午后,我顶着末秋后少有的夕阳,再次登临己去过数次的翠矶山。

时光好快啊,距我上次登山还不到数天,眼前的一切己让人顿感陌生,昔日的花花草草、一个个缩萎着脑袋瓜子,孤闷闷地归缩在一起,那些遮天蔽日的树叶,也亦离树枝而去,只剩下那孤零零的树枝在默然的等待...... 拾阶而上,一层层台阶上己铺满厚厚的一层落叶,使人走在上面有点陷滑,只能小心翼翼的走了。

刚到山顶,夕阳的余晖返照着整个翠矶山,泛着淡红色的余光,藏金阁上也披上了一片片淡红金色的余晖,熠耀着塔圓圓的顶上,像太白金星头顶上的金光,紫气东来,人处在这紫色的光环之下,静定在心头,使人悠然、陶醉。顿感神情气爽,倍感秋的浩瀚、时光的无限、人生的苍桑和无奈。

山顶的风好大啊,不时有风吹来,袭夹的人阵阵发冷,不由人紧紧的裹扣着衣衫,顿觉脸、手的冰凉,阵风也卷起了那些还没来得急寻找好归置属地的叶片,在空中漫天漫舞,象天女散落在人间的花瓣,红红的、黄黄的,过了片刻才慢慢地落了下来。

这季节,往住来得大刀阔斧,似乎一夜之间天就换了着装,特别是深处大山的我们,秋冬是悍然来临、替换,使人毫无商榷。 抬眼远望,鳌山顶上那层层白雪,象天空中的朵朵白云,在风的召唤下时影时显,只有哪针叶林,还在孤冷冷的风中,挺拨而傲立。

是啊,冬天来了,这对于这深深的大山,冬的脚步常常备先而止,倍感焦急,使迷恋秋的人们而无法适着。 季节悄然生长,人生起起伏伏,云水的故事,风月的传说,红尘深处的眷恋,在这深情满溢、情景交替的季节,抒写秋水长天的风情,展望冬雪飞舞的景像,将心涂满滨纷斑斓的色彩,在这片深遂高远的天空,站在这高高的翠矶山顶,鸟瞰这息养着我们的慢城风貌,想起那些风俗民情,山高路长,串起那些个美丽的曾经,寻觅在一方晴空下这个语染的初冬,默然静候,默言等待,爱染流年的岁月,惜怀曾经的苍桑,将一杯婉约吟成满纸风情,何尝不是一件快事。

暮色似黑纱般轻柔地飘展而来,风也轻淡了许多,云中的彩霞也慢慢地被暮色包裹而去,顺着来时的台阶,只能慢慢地前行回家了,路也随着人的移动而动着,长长的台阶在身后也拖着长长的影子在飘移。人生何尝不是呢?就像这林中遮蔽着幽暗地台阶所经受的岁月历程,也曾感到苦闷彷徨,但当低头地瞬间,才发觉脚下的路在动,而心似那自由地世界,怀顾而伟存、如此的清澈高远,又像那盛开着一朵永不凋零的花朵而美丽。

离家的路长,回家的路短。不一会儿就下山了,确实是登山难,下山易,路是一样的,只是走法不同、走路的心情不同罢了。但无论怎么说,那只是心情而易,回家的路再长也觉近,离家的路再短也是长,我何尝不是呢。其实,苍茫的人生中,最美的风景还是在路上。

这深秋初冬的经历已经够多了,但每到这个季节,还是觉得惊奇,么些让人怀恋的人和事都随着季节的交替而忘却,这些许是我登临翠矶山的事由罢了。


癫痫都有哪些病因
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呢
开封治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