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情诗大全 > 正文

【八一】蓝梦湖 (小说)

2022-04-16 16:17:26 来源:鑫时文学 点击:12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横空出世的合同制民警,在公安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。

———题记

1987年。某日,春寒料峭。

清晨,一轮鲜红的朝阳,悄悄地从宁静的蓝梦湖中涌起,立刻,整个湖面铺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,就连紧靠湖西岸的清水乡清水小镇也被绯红的朝霞染得一片通红。

小镇从蓝梦湖温柔的低吟浅唱中醒来了!和往常一样,本来清冷的街道渐渐响起行人的问侯声、自行车铃声和偶尔驶过的摩托车的轰鸣声。只是,今天和往常不同的是:那些经常一早来到镇上跑跑步、打打太极拳,被一些油里油气的青年诬为“垂死挣扎”的所谓“小镇老人”,今天既没有人在跑步,也没有人在悠闲地打太极拳,而是三三两两挤在一起,带着一种神秘、惊呀的神情在互相打探着一个惊人的消息:清水乡公安派出所民警宋鸣涛被逮捕了!好像为了充分证明这一消息的可靠性似的,小镇西边,清水乡乡政府的两扇已经陈旧的铁门悄悄地打开了,紧接着,突然驶出二辆警车,呼啸着向县城驶去。

清水乡地处S县的最北端,被称为S县的西伯利亚。乡政府所在地-----清水镇,东临迷人的蓝梦湖,如果是微波荡漾的春天,当你驾一叶小舟,由湖中心向西远眺:碧绿的湖水与轻柔的麦浪连成一片,悠悠白云下,清水小镇就像是漂浮着的一个小岛。而当夜深人静的时侯,你就是站在清水派出所的值班室里,也能听得到蓝梦湖那醉人的涛声。

清水派出所就在乡政府大院内,全所共有五名民警,四名联防队员。所长王洪波是个转业干部,当了十几年兵,转业到清水乡当了公安特派员。后来乡里成立派出所,招录了四名合同制民警,他自然就成了这个所的所长。由于他长着满睑的胡子,又加上平时很难看到他的笑脸,所以一般人对他总是望而生畏。此时他坐在所长室里,看着满脸疲惫的民警和联防队员,心中涌起一种难言的苦衷。

“大家辛苦了!”王洪波很少说这样安慰的话,“这三天来,为了攻下这一大案,大家没日没夜地干,生活上也照顾得不够。还有,你们今天下班后回家,如果老婆老娘骂你们,就说我所长向她们赔不是!”说着,他喝一口浓得发苦的绿茶,站起来看了看窗外温柔的阳光,“不过,话又说回来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虽吃点苦,也值得!”

一提到案件,民警、联防队员们一个个都来了劲,忘记了极度的困乏,你一言我一语又热烈地议论起来。是啊,以李军为首的十人盗窃团伙,号称“野狗突击队”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流窜作案、连续作案,共盗窃居民财物合计价值二十多万元,这次被一网打尽。当他们将犯罪嫌疑人一个个押上县公安局专门开来的警车,他们的心中涌起了一股难抑的自豪感。

“好吧”,王洪波把茶杯放到办公桌上,从口袋里摸出幸福牌摩托车钥匙,“我要到局里去开会,所里有鸣涛和联防队小严值班,其他同志今天休息”。说完,他快步走到门外,虽然三天来只睡了几个小时,而且也已经是近五十岁的人了,但走起路来依然风风火火。

其实,王洪波现在急着到公安局去,一来当然是去开会,但最主要的,还是催问局里有关宋鸣涛提副所长和报的三等功一事怎么样了。他虽然自感精力还算可以,但他明白:凭着自己初中没毕业的文化基础,平时又不太愿意参加文化学习“镀镀金”的性格,提副局长已是绝对没有希望;而且,整个公安局,他差不多已是年令最大的一个所长,总不能占着所长的位子到退休吧?再说,不得不承认的是:自己的精力确实也已大不如前了,就拿办这个案子,他实在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。

王洪波一脚踩响摩托车,可车子刚开出乡政府院子大门,一个开小卖部的老头就拦住了他,那老头瞥一眼派出所,说话的声音很低:

“王所长,刚才小宋在警车里?”

“什么?”王洪波感到莫名其妙,他朝派出所指了指,“小宋不是在门口么?”

老头朝里一看,连连点头,“我说怎么可能呢?我说怎么可能呢!”

王洪波根本不知道那老头在说什么,他一拧油门,车子立刻冒出一股白烟向前驶去。可是他刚到乡文化站对面的那家面店,面店的那位会计小姑娘正站在门口不停地向他招手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所长,所长!你们所里出事了?”

“是啊,抓了几个人。”

“不是,是你们!”会计姑娘急得脸都红了。

“我们?”

“是呀,宋鸣涛是不是被警车带走了?”

“真是见鬼了!”王洪波一加油门,摩托车“轰”的一声向前窜去。可他还没走出清水镇,竟先后有四五个人拦住他骑着的摩托车,问他宋鸣涛是不是真的被逮捕了?王洪波终于发火了!他想:这一定是这次抓了几个人,有人便故意来捣蛋;他们表面上造宋鸣涛的谣,实际上还不是冲着他、甚至是冲着派出所来的?他们也不看看我王洪波是谁,就想在老虎嘴里拨牙?还没开这个门!

王洪波怒气冲冲地返回派出所,他不知道究经是什么人在捣蛋。

“他们人呢?”王洪波走进办公室,见只有联防队员小严在吃方便面,便问小严。

“都回家休息了。”小严说。

“鸣涛不是值班吗?”

“他在值班室休息。”

“少睡了几个钟头就累成这样?你去叫他起来!”王洪波大声说。

小严转身刚要走,王洪波猛然想到宋鸣涛这几天好像神情是有点不太对劲,破了这么一个大案照理他是歌不离口了,可今天早晨连总结破案经验时也不发一言,当时他还意为是鸣涛太累了也没去在意,现在想想鸣涛一定有什么心事瞒着自己。想到这里,王洪波叫住了小严,然后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两包方便面,一面倒上开水泡面,一面泡上一杯浓茶,这才让小严去叫宋鸣涛。

“所长,你不去开会了?”宋鸣涛走进所长室,脸上果然布满了愁云。

“鸣涛,是不是太累了?”王洪波心里“咯”的一下,但他仍然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“所长,我,我想跟你说件事。”

“有事就说么!”

“我,我跟......”

突然,电话响了,是岭南村治保主任打来的,说是有两个外地人,威胁一家农户。

“怎么威胁?”王洪波一听心里就有点火了,因为这类事情实在太多了,一两个外地人耍赖,当地人再多也不敢怎么样。

“那两个外地人因为房租,结果和房东吵了起来,后来......”

“后来那两个外地人就威胁房东夜里要当心点,是不是?”王洪波打断了那个治保主任的话。

“是......”

“那你是干什么的,难道你是传声筒?”

“我,我去了,但我没有制服,他们不买我的帐。”治保主任小声说。

“那依你说全乡三万五千人都穿警察制服,那样就肯定没事了?这事我就叫你去!你找几个人,就说代表我王所长,让他俩立刻滚蛋!如果再不走,你就给我捆起来,再送到派出所!”说完,王洪波“啪”的一声挂断了电话。

“现在的人真是,本地人怕外地人,真正是世界翻过来了。”王洪波自言自语着,重新坐到椅子上,这时,他才意识到刚才不该对那个治保主任发这么大的火,人家功劳没有苦劳也有啊!现在的治保主任身兼四五个职务,你如果把这个尽做怨家的差使给他免掉,他不感谢你才怪呢!年终工资奖金分文不少。不是有好几个治保主任经常和他开玩笑说:你派出所要我们做这做那,是因为我们有责任心,是看你王所长的面子才做的义务劳动。想到这里,王洪波叹一口气:“以后找个机会向他赔不是。”

“鸣涛……”王洪波刚想问宋鸣涛,这时,分管政法的周副乡长笑吟吟地走进王洪波的办公室。

“王所长,恭喜恭喜啊,没想到派出所破了这么大的一个案子,使老百姓避免了多少经济损失,应该给你们记一功啊!”

“感谢领导的关心,这是我们的职责。”王洪波连忙让周副乡长坐下,并给他倒上一杯绿茶。

“是要表杨么,我们乡下的合同制民警也能破得了这么大的案子,难道还不应该表扬么?”周副乡长脸上堆满了笑,“我看还要进行物质奖励!”他提高了声音。可是他忽然看到王洪波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大碗,里面泡着方便面,他马上止住笑。

“又吃方便面么?”他看着王洪波。

“是啊,这方便面吃起来就是方便!”

“你看,这就是矛盾。”周副乡长一本正经地说。他虽然文化不高,但他最近参加了县里政法乡长培训班,学了点大众哲学,所以也能讲上一二句有关哲学方面的话了。“工人做一夜要算双倍工资,你们却只有八角的加班费,还不够买二包方便面,这不是矛盾么?这个矛盾我看应该马上解决!”但他知道:这样的事他个人是绝对确定不了的,非得要通过乡党委讨论,最后由书记或者乡长拍板才能定下来。所以他很快又转过话题:

“王所长,今天来是想跟你商量件事。”

“周乡长只管吩咐好了,还用什么商量不商量的。”王洪波笑着说。

“就是乡里准备成立打狗队的事。”

“成立打狗队?”

“最近狗患严重,老百姓反映强烈,为此乡里专门作了研究,要我具体抓一抓。我想有你来当这个打狗队的队长是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“叫我这个所长当打狗队队长?”王洪波疑惑又惊讶地看着周副乡长。

“这样才充分说明我们乡里领导重视么,就这样定下来!”周副乡长说完,连喝了几口茶,转身就走了。

王洪波真是哭笑不得,看来,他这个打狗队长是当定了。

“谁让你转业当了警察呢!”王洪波好像在对别人说,又好像在对自己说。

“所长,我......”宋鸣涛见周副乡长走了,看一眼所长王洪波,又低下了头不敢说。

“鸣涛,有事只管说,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了?”王洪波看看时间不早了,他还要到局里去开会,去晚了,局长也许要到乡下去。

“我……”宋鸣涛还是低着头。

“说呀!”王洪波有些奇怪地看着宋鸣涛,他想到刚才有人问自己有关宋鸣涛的事,他当然觉得这肯定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说的坏话,但看宋鸣涛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,也一定有什么事是他所不知道的。

“我,我想和小佳......”

“你们不是十一结婚么?还有好几个月呢!”听宋鸣涛这么一说,王洪波的心里一下轻松了许多。他想:鸣涛是不是和小佳未婚先孕,怕别人说闲话,想提前结婚。“鸣涛,你想提前结婚?没关系,有什么困难只管说。”王洪波看着宋鸣涛说。

“不是,我想......”

这时,电话铃声突然响了。

“喂,我是王洪波。”王洪波拿起电话,大声说。

“王所长,快,快!我是李生民啊,我们这里出事了!”电话是岭北村治保主任打来的。

“老李,别急,你慢慢说,倒底是什么事?”

“我们这里一对青年因婚姻纠纷导致女方要服毒自杀,现在女方有好几十人到了男方,已把男方的大门砸坏,还扬言要把房子扫为平地......”

“好,你和村干部先去做工作,我们马上过来!”王洪波挂好电话,马上让宋鸣涛带着联防队员小严到岭北村先期处理,他向乡里领导汇报后随后就到。

“鸣涛,刚才你说要跟小佳什么事情?”王洪波想起刚才宋鸣涛没有说完的话,便问宋鸣涛,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摩托车钥匙。

“我想和小佳分手......”宋鸣涛终于把话说了出来,此刻,他根本不敢看王洪波的眼睛。

“什么?”犹如晴天霹雳,王洪波绝对没有料到宋鸣涛会说出这样的话,他的脑海里立刻掠过刚才岭北村治保主任李生民的话:“因婚姻纠纷导致女方要服毒自杀”。“不行,绝对不行!”他瞪大了眼睛,大声对宋鸣涛说。

“王所长,什么不行啊?”随着说话声,乡政府马秘书走进王洪波的办公室。

“噢,是马秘书,你先坐一下。”王洪波对马秘书说完,便将手中的摩托车钥匙交给宋鸣涛,“你骑我的摩托车和小严赶快到岭北村去。”

“所长,我没驾驶证......”宋鸣涛小声说。他想起一个月前曾偷偷骑着所长的摩托车学骑车,因为不小心撞坏了一辆自行车,结果被王洪波狠狠训斥了一顿。

“哪有那么多规矩!特殊情况,快去!”

宋鸣涛从王洪波手中接过钥匙,和联防队员小严转身就走。

“马秘书,有什么吩咐?我还有事。”等宋鸣涛和联防队员小严一走,王洪波立刻问马秘书,因为他还要向乡长或乡党委书记汇报岭北村的事情。

“噢,王所长,乡长让我来告诉你,今天上午让你派一个民警一个联防队员协助乡计生办去做打胎工作。”马秘书十分认真地说。

“难道乡长不知道我们刚破了一个大案,弟兄们已经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吗?”

“乡长当然知道!所以,今天用电管理站站长来找乡长,要求你们配合检查偷电户,结果被乡长一口回绝。对了,乡长还特意让我告诉你,他准备把你们派出所的值班费由每夜八角提高到每夜一元,只要党委讨论一下就行了。”

“还要讨论?”不提值班费也就算了,马秘书说到值班费,王洪波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,讨论来讨论去,讨论了差不多一年,结果还要讨论,而且就算讨论了出来,也还是不够买二包方便面。“马秘书,请你转告乡长,就说我们派出所这个打胎工作不会做。”

癫痫病人平均寿命是多少
治儿童癫痫病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