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随笔散文 > 正文

文枪笔剑三潴社区网恋回忆录

2022-03-30 22:20:58 来源:鑫时文学 点击:15

如果第一次爱的人,是因为猎奇那份恋爱的感觉,那么我爱的第二个人,你在我孤独的时候走进我心里,你在我需要的时候为我奔波,而我居然不能给你你要的小情歌,就连承诺过的待你归网的等待,依旧放弃了誓言,我该怎样,才能填补对你的伤害。

——前言

我独白我自己的网恋历程,那些可爱与美丽的画面,擦过一纸悲伤逆流成河,令我常常心痛,无数道网恋情线中,希望不会有人像我曾经走过的难过与错误。

在懵懂的岁月里,我与她在一起,陌生的相爱着,在繁华一时的家族时代热恋无比,在近趋凋零的家族也渐渐淡守,最后分开。家还是那个家族,人已物是人非,她是闭静洁。

在我寂寞失落的时候,我与她相遇,应上了夫妻关系,她的裙带较广,她是版面一个姐妹组织群的大姐头,而我的裙带相对形同虚设,她有的,填补了我没有的,这便是结合。她给予我最温暖的一句话是,“不怕,老公没有裙带没关系,我有,我帮帮老公。”她如是说道。她总可以很开心的疯,在如今不那么热闹的三潴论坛还能玩得可爱天真,她是好女孩儿,她是花泽析。

我依昔还记得自己的第一个家族叫游戏联盟,相遇家族是一次巧合,而在2011年那个繁荣的家族很快就被家族的氛围吸引,可以说只知家族,不知三猪以外。能够和她在一起,有赖于家族的风气,那时家人都跟风组成了形形色。色的伴侣,我看上了她,她的网名【破碎的玻璃,划过了红颜】令我动情,我记忆里的她,是个好女孩,不染尘埃,安静,温柔,喜欢聊天,像个单纯的天使。

我忘不了2011那年我们将所有时间都耗在聊天室的时光,忘不了,她在我不在时,向聊室的家人们打听关于我的事情,当我和她一起聊天时候,她总是很可爱的笑,性格很调皮,她有个很美的名字,叫静儿。

在长久的接触之中,有一次碰巧在空间看到她在给自己的群打广告,“欢迎帅哥美女,恐龙勿扰”,我当时就毫不犹豫加入了她的这个姐妹群,认识了她那整日哀伤的姐姐闭春榕,还有比她还顽皮的女汉子姐姐闭春枫。知道这样一个罕见的姓氏,知道这样一个美丽而文静的名字,闭静洁。她非常黑,却很可爱。我高兴的是,在群里她的姐姐们都非常接受我这个“妹夫”!

时至现在,我还是忘不了为她在论坛写情书,那些原创心意的爱情物语,让她开心的模样。有她的电话,一直不敢打,老在想网络那头她美丽的模样。那时候,我觉得自己快乐如影随形,网络有一个她,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
后来,家族经历了一些动荡变化,越发的冷清下来了,很多人都先后退出了执着那么多时光的家族。家人们都散了,静儿虽没有离开家族,但那颗心已经不在了。我就此发现两人之间的亲密随之生疏起来,想和她联上情侣空间,奈何她说没有兴趣玩这个,然而,之后的她与另外的人联起了情侣空间,就像一根针,狠狠的刺在我的心脏上面。

过了很久很久,她向我请求解除城堡,我倔强地不肯同意,然而却得到她冷淡地回应,一副既已退亦无所谓的样子,我坚持了好久,终于感到时光不复当初情,自己的一厢情愿非但不能挽回什么,反而有些小孩子的幼稚作法,不能在一起,强扭的也没有意思,我终于主动去和她解了城堡,不再问她什么,以为她会在以后的哪天家信说一些什么话,却是什么也没有。一年多的网络恋情,就这样草草收场,没有一点动静,悄然落幕。

离开了家族,在无尽时光的冲淡之下,在网络现实的各种忙碌之中,渐渐地断了联系,我记得最后一次聊天的时候,是七夕节的夜晚,我在网吧上网,她调皮的发来可爱的玫瑰花,祝福我七夕节快乐,那一刻,我好开心,时光也将我们最后的幸福凝固在那一个夜晚。

我想,到了现在,应该谁也再找不到谁,联系不到彼此了吧,她已经忘记我了吧?她的姐妹群,也不知什么时候,踢除了我。没有我的日子,她是否就此没有网络牵挂?没有我的生活,她是否会活得更好?

我多想对着满天星空喊上一句,“闭静洁,我会想你,你想我吗?”

“再见了,闭静洁,我爱过的女孩,虽然是网络,我会依昔记得你天使的模样,以及曾给我最幸福的时光。”

离开了在三潴第一个家族,一个投入了太多感情的家族,一个有开心有不愉快有哭有笑的家族,那个给我爱情里幸福与悲伤的女子。好长一段时间,我心里闷心里堵,十分的失落,常常在网上蹦哒一天结果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直到来到了公坛兄弟情义版落脚,申请第一份社区公职,阅尽层出不穷的形形色。色的巡关系帖,本来不加置信,百无聊赖之下,偶尔的应了一次关系,就这样,我又一次坠入情网,邂逅了三潴里第二个走在我心里的女子,她是安贝儿,后来的花泽析。

而今回头想想,她也是我网络之中最后一个女孩了吧,我和她说过,不会再对虚无的网恋投以任何执着了。不是变得冷漠,只是成长予我成熟,非经历不能明白,唯有经历过了心态也才变了许多。

我与她之间也曾经发生了太多难忘的故事,我为了她写了好几份情书,或许现在那些情书已不知失落何处。而她为我带着她的姐妹裙带帮我参加活动盖了好多次的楼,也实在令我难忘。我三潴这一生,未曾有一人为我做过什么,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以后更加不会有,我也终于明白,失去她,我再也不会遇见第二个她。

在她退网的时候,我坚持地说一定等她回来不可,可是,我却没有等到最后,等到她回来的时候,我明白她多少心里面非常难过,我也难过,但是又能怎样呢,网络这场文字游戏,我懂得了看破,选择了放下。我也希望,她能和自己一样,放下它,让自己自由。

当看到回来的她,玩得还是像以前的时候那个模样,我又为她高兴,比她还高兴,她还是那个疯丫头,简简单单的好女孩,她说过一句温暖我的话,她说,“我比你大一岁,我照顾你。”我这才明白,她还是她,而我自己却已经不是自己了,我想起她时常感到愧疚,想对着夜空对她哭,心疼她的付出,心痛彼此的相离。

我真心感谢生命里走在我爱情里的两个女孩,我想用这一纸悲伤的网络文字纪念这难以忘记的网络恋情,爱情路上,我感恩她们的好,给了我的美,温柔与可爱,是这两个美丽的女孩,让我刻骨铭心的爱过两次。

她们两个,都是最好的女孩,我祝福她们在以后的哪一天,她们都能抓住自己的幸福,如果可以,我也会替她们开心得掉下眼泪。

爱情路上,她们是我深深爱过的人儿,在失落的时候,孤单地望望夜空,记忆里的网恋往事在脑海不断闪烁起那些画面,原来,失去,我才会想到泪流满面,暗暗悲伤。

而过去的终究过去,以后的路子还要前行,我祈愿三个人在各自以后的起跑线上都不要颓废,各自加油,认准自己的终点,把握幸福,没有失落,留下遗憾。

编后语:

或许只有遗憾了爱才会美得惊鸿,我常常在想,如若没有遇见,也就没有了这些悲伤与痛,然而如若没有这些相遇,我就不会懂得爱情里受到情感纠缠的自己,每一个人或许注定一些经历才能一夜之间长大,通透网事。让我们带着爱的失落前行,幸福,你怎么敢说它不是存在于悲伤的下流河?

我是文枪笔剑,流浪伤感角落,我发现画面再美也是伤,一次错过,一生失落,消失的爱情,便是此生不遇的海。或许过去的时光终将掩埋在泥土,但我会刻骨铭心那些我最爱的女子。

我是公子羽,绰号小妖,腾讯三猪玩家,笔名,文枪笔剑,自由撰稿。

自号天朝散人,浪子的形骸落拓,一抹懒散笑容掩尽内心沧桑思密达!

恣意文字,新派武侠历史写手,个人QQ1778805987。志交武侠历史学派文友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癫痫病吃药治疗可以治好吗
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