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伤感散文 > 正文

七月关键词:重生

2022-01-15 13:16:13 来源:鑫时文学 点击:22

原创: 一棵花白

每个月月初,我都会在朋友圈发一个当月关键词。

 

比如:“一月关键词:贫穷。”“二月关键词:贫穷。”“三月关键词:穷困。”

 

七月忘记发了。七月的关键词,是重生。自六月下旬到七月上旬,我尝试了很多以前没有尝试过的事情,比如聊骚,撩汉,调戏十七岁的男粉丝。

 

碧池张是我多年的好友。我一直嫌弃他,但他其实是交大硕士,学历很高,人也很仗义。那天他看我走不出失恋的悲痛,就发消息给我:“给你介绍个对象,交大博士,西安的。我让他加你微信。”

 

我:“你收中介费了吗?”

 

他:“那我不真成拉皮条的了么?”

 

我:“做媒收红包天经地义。这样,你多给我介绍几个,向他们收中介费,咱俩瓜分。”

 

我仿佛找到了一个商机,一条发财致富的新道路。

 

交大博士很热情,一番斗图之后,他不远万里从西安北郊到南郊来看我。见了面,他一直在赞美碧池张,说他曾经是导师的得意门生,人又聪明又帅又有才华。

 

我觉得我们认识的大概不是一个人。

 

博士长得倒很端正,浓眉大眼,身材也不错。我问他:“你是西安哪儿的?”

 

他:“我不是西安的。我山东的,在青岛读的大学,考研考到了交大。”

 

我瞬间幻肢痿了,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。为什么遍地都是山东男人,走了一个又来一个。

 

我决定和他清纯地聊下去。就问他一些学术问题、将来的就业规划、爬山与健身的爱好以及博士的日常生活。毕竟他是我这几年见过的第一个活的博士,还是交大的。沾沾博士的智商,或许我能变聪明一些。

 

然而在返程的路上,他突然试图拉我的手。还好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开了。

 

差点晚节不保。

 

昨天我给我妹妹说这个事儿,她说:“你这样不对。他拉你的手,你就抱住他!让他猝不及防,先下手为强,你就赢了。”

 

在这件事之后,我觉得我的浪子生涯可以结束了。我太怂了,在别人试图拉我手的时候,我不能果断抱回去,一击制胜。

 

或许每个人的人生基调在成年之前就已经奠定了。所以有的人可以浪,有的人浪不起来,浪对于后者来说,有一种负罪感。这种负罪感不是对于别人的,而是对于自己的。

 

如果有人说,自己是因为受了情伤,遭受背叛才变浪,那就说明,他内心本来就有浪的基因。像我这样的人,试过去浪,却打心眼儿里认为浪是一种自我作贱,自我消耗。

 

于是只能不了了之,半途而废。

 

过了没几天我就搬家了。我觉得我要摆脱过往的生活,摆脱从前的我。摆脱从搬家开始。

 

我在豆瓣上找到了俩室友,我们一起租了一个三居室的房子。从决定住这里的那一瞬间,我就开启了一条高颜值的道路。

 

两个室友长得都很好看,神仙一般的人儿。她们各自养了一只猫,还有一条大金毛。于是我突如其来地过上了猫狗双全的生活。

 

中介小哥、维修小哥和宽带小哥居然都很帅。我觉得自己仿佛活在楚门的世界里,周围的路人甲乙丙丁都是高颜值的演员。那几天就连打出租,碰到的司机师傅都很有气质。

 

搬家搬了几天,一开始是自己搬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,后来找到了垚叔。

 

垚叔是之前台里的同事。台里的人都喜欢不花钱办事,美其名曰资源置换。我们的友谊就是因为资源置换延续了下来。他每次找我,想攒个什么活儿,都提前跟我说好没钱,让我先把稿子拿出来,将来赚钱了再瓜分。

 

这次我也想和他置换一下资源。用我的才华置换他的体力劳动。

 

于是他带着女朋友,也就是韩老师,一起来做苦力,帮我搬家。工资是一顿串串。

 

韩老师是救我于水火之中的睿智之人。在我困于感情的时候,恰好她约我出来吃饭,聊几个亿的项目,顺便就开导开导了我。

 

她说,我们这样的人,谈恋爱就知道一个劲儿的关心人家,对人家好,根本没想过人家需不需要。其实谈恋爱是很需要技巧的,需要一点小心机去维护。我们总是想要一个答案,想要个说法,想要分手有仪式感。其实哪里有什么答案,分手这两个字,就已经是答案了。

 

她说话的时候很温柔,又很有力量。在她身上,我仿佛看到了将来的自己。就是因为韩老师这样的新朋友,让我觉得心一点一点安定下来。

 

搬过来之后,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

 

那天我坐在沙发上,抚摸着金毛的金毛,猫朝我走了过来,我弯腰去摸猫。结果金毛爬上了沙发,开始冲我吼,猫吓得退回了室友的卧室,我吓得退回了我的卧室。

 

金毛害怕猫,不敢从沙发上下来,猫也害怕金毛,不敢往前走,我害怕金毛叫,不敢开门,在门缝里偷窥她俩。

 

我们仨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,一时气氛很是紧张。

 

最终英勇的我鼓起勇气把室友门关上,隔离起了猫,金毛这才拖着两百斤的体重,乖乖爬下沙发,不再吼叫。

 

今天中午我和室友说,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。有猫有狗,有神仙室友,每天睡到自然醒。

 

起床弄个三明治或者手抓饼,写写稿子,不想写稿子就看个电影。心情好了就炒俩菜,心情不好就叫外卖。

 

昨天,拖稿的我发消息给好友青衣,问她一个稿子交了没。她说弃了,我问她为啥,她说,中毒了,食物中毒。

 

我:“这理由你都想得出来,是在下输了。”

 

她说,云南菌子中毒,正当季。

 

看到她拖稿的新理由,我安心了。大家都在拖稿,又不是只有我一个。日子就这么过下去吧。写一写,拖一拖,走一走,停一停。

 

然后,我告诉了我另一个好友这件事。

 

他说:“青衣月入十万,不用写的哈。”

 

好吧,贫穷的我,又要奋斗了呢。

 


哪有治癫痫病的医院
哈尔滨治疗癫痫哪里好呢
小儿癫痫患者发作时的症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