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伤感散文 > 正文

故乡,你依旧那么亲切

2022-03-30 20:58:52 来源:鑫时文学 点击:18

远离故乡不知不觉快三十年了,踏上这片土地,望着童年奔跑的山间小路,村头巷尾,眼前温润了。

故乡,你依然让人感动,那口上百年的水井,还是原来的摸样,长满青苔的井壁,井台的石头被打水的绳索磨的光滑明亮,挑水人把那条用青石铺成的路踩出一条坑坑洼洼的路面。我的父亲每天早晨,天还不亮就在这里挑水,供全家人饮用,还有牲畜的用水,每天要挑五、六趟,水井离家有一里山路,这一挑就是五十余年。放假回家,妈妈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,就让我们两个人一个桶,去抬水。几兄弟分体力大小,抬的也是艰辛,常常为多一点少一点互相告状给母亲,妈妈也不时当裁判给表扬,就这样打打闹闹,说说笑笑告别了这口井,踏上了远方的求学路,当兵的路。父亲还继续在这段山路为家人肩挑重担!直到离开人世。再看到这口井心酸了…。如今,这口老井的甘甜泉水仍然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山里人。

池塘边那排老柳树吐出了新芽,在春风中轻轻甩动,一阵阵扑鼻的祭祖的香烛余香在山野飘过,顿时一股浓浓的乡愁在涌动。那片梨树林失去了过去的风光,但干枯的树杆还那么挺拔,那排东倒西歪部分垮塔的老屋,在初春的寒风中让人心碎。昔日,这个季节应该是满枝头的雪白的梨花香气扑鼻,团团蜜蜂忙碌着采花酿蜜,护林种果的老汉们座在屋檐下,抽着自制的叶子烟乐哈哈的拉着家常话,等到太阳直射到果园上空,又忙着去人工授粉,盼着秋天有个好的收成。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,剩下的只有荒凉。

故乡,你依然让人感动,老房子门前那棵上百年的皂桷树,长高了,长粗了,树杆也被虫子咬出一条条深深的沟渠,伤痕累累,再也没有人照顾它了,树枝上还拄着皂角,被西河方向吹来的河风弄的哗啦啦响,勾起岁月的痕迹,这棵树上的皂角是我们全家人洗衣服洗澡的重要原料,也是拿到供销合作社卖后換回盐巴针线,我们几兄弟笔墨纸张的资金来源。层层梯田中的棵树还挂着黄澄澄的橙子,村里年轻人都外岀打工了,树枝承受不了熟透的果实重压,落在地上一个挨着一个,无人问津,我问旁边的一位长辈,他说现在村上都是老人无力拉出去卖,况且也卖不上好价格,不够油钱和人工钱,听后我还是觉得可惜,心里有些难受。

村子里原来的几座四合院没有了影子,但新盖的房子披着白色的涂料,在茂密的柏树丛中闪闪发光,有一点点现代化的味道在老宅基地上流露,一夈水泥路,门前一盘花,一辆摩托车,一台电视机…。在渐渐抹去与外面世界的差距。山脚下静静躺着的西河,由于下游修起了拦水坝,水位升高了,与山村接起一道秀丽的山水画。河边钓鱼的外乡人,个个露出满足的笑容,他们丰收了!

故乡,你依然那么亲切,你依旧那么朴实,以憨厚的姿态欢迎久别的游子。森林中传岀的鸟儿叫声,山谷里传出的鞭炮响,村子里传出的鸡鸣狗吠,桅杆山上飘下的薄雾都是童年的摸样。这些年村子里的人一年比一年减少.但那分亲切,那些笑脸;浓浓的家乡话,浓浓的茶香,总是在眼前浮现令人难忘。

故乡,你依旧那么亲切,虽然我没有看到儿时的那张张面孔,没有尝到用老井酿出来的米酒,没有时间到丛林中去掏鸟蛋…。但一看到你的摸样,就想起那些往事,就让我陶醉在欢乐的童年里。

故乡哬,你依旧那么感人,那么亲切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长春看癫痫专业医院
济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