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散文技巧 > 正文

因为吃面疙瘩,还跟妈妈生过一次气

2021-12-11 12:02:59 来源:鑫时文学 点击:19

苏伟

 

雪梅的文章好温馨,父亲的严厉,母亲的娇惯,无不体现出浓浓的人间真情,实在是让人好生羡慕。相对于我农村孩子们来说,雪梅所处的环境可比我们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儿,那简直就是两个阶层的人呐。

 

说真的,雪梅还在任性不吃面疙瘩的时候,我们连饭都还没吃饱,哪怕是红苕包谷能吃饱都是极幸福的事儿。那会儿家里面人多,公家分的粮食很少,主要以红苕为主,大米少得只能当佐料。而且红苕都只能给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吃,不干活的小屁孩儿只能喝点米汤加几块红苕,往往是还没到中午就饥肠辘辘了,整天吃了上顿盼下顿,就是想着下顿吃什么。

 

那个年代,我们特别羡慕家里有吃公家粮的人,感觉他们特别有钱,吃得好穿得漂亮。每逢下雨的时候,他们有水鞋穿,而我们只能光着脚丫踩着泥泞的山路去上学。夏天光脚丫还好一点,冬天那可是冻得脚生疼,只能到学校之前才把脚洗干净,穿上放在书包里的温暖牌布鞋。布鞋是妈妈一针一线缝出来的,平时可不敢轻易随便糟蹋,只有到校才能穿在脚上。当时也只能这个条件,相对来说,我们的家境相比其他人还算好一点。由于妈妈的精打细算,家里的日子还算过得去,逢年过节都会领到一身妈妈亲手缝制的新衣服新鞋子。春节穿上它可以在小朋友面前显摆一把。我们却不知道,这身衣服也都是妈妈省吃俭用跟别人用粮食换的布票买的。这新衣服新鞋可得穿上一年,到第二年春节才有新的。家里的衣服都是哥哥姐姐穿了弟弟妹妹们又接着穿,家里实在没人穿了就送给邻居家的小孩子,直到不能再穿。现在想来,这种日子也不失为一种财富,让我们知道勤俭节约,让我们知道幸福来自不易。

 

说到面食,我是特别钟爱,记得之前为了找寻一个私自离队的战士,我在贡嘎机场连续吃了半个月羊肉泡馍。爱吃面食,主要源于我们的地理环境。我们老家处在川北地区,属于丘陵地带,水稻和小麦的产量相对平衡,因此我们老家的主食有一顿基本就是面条或者面疙瘩。就像雪梅说的,面疙瘩吃得太多,就想吃面条。换面条的时候,除了给小麦还得补贴一些加工费,大人们多半是舍不得的。更多的时候就是吃面疙瘩,再说也没得挑,能有面疙瘩吃就是福气了。因为吃面疙瘩,还跟妈妈生过一次气。记得那是家里修房子,到上午十点左右会给工人“打幺台”(工人做体力活容易饿,中午饭之前“打尖”补充一下体力)。“幺台”也没什么吃的,就是一碗糖面疙瘩。妈妈给工人们盛完之后,妈妈也给我盛了半碗,我嫌太少就不吃,负气离家出走了。妈妈忙过之后发现半碗面疙瘩还在,却不见了我。妈妈急得到处找我,炎炎烈日下,妈妈声嘶力竭的召唤我。其实,我走得并不远,就在家旁边的地窖上面坐着。地窖上面全是浓密的灌木,我在里面能看到妈妈焦急的身影,可是她却看不见我。因为生着气,就是不答理他她,妈妈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,“这个死娃儿跑哪去了,这么大的太阳”。家里有工人,还得做饭炒菜,妈妈带着失望回去了。我躲在灌木丛后面也很饿,碍于面子没法回家,肚子里呱呱直叫。后来是二哥发现了躲在灌木丛后面的我,硬把我拉了回去。妈妈看到我回去,也没说话,眼眶湿润在我脑袋上轻轻拍了一巴掌。端出给我留的饭菜,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下去。现在想起来,她得多着急啊,做饭心里都不踏实吧。那会儿自己多么不懂事啊,家里要修房子,本来经济都很拮据,要用钱用物的地方又很多,这半碗面疙瘩都是妈妈刻意多做的,她自己都没舍得吃。

 

随着改革开放,土地下放到每家每户,农民种地的积极性调动了起来,家家户户丰衣足食粮满仓,再也不缺吃和穿,大家伙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。这些衣少食的日子已成为历史,成为我们不可或缺的财富……


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
河北能治好癫痫的医院
癫痫的遗传有多高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