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哲理散文 > 正文

童年的故乡_1

2022-03-30 21:48:17 来源:鑫时文学 点击:11

童年时代是最美好、最富回忆的岁月,小伙伴们天真无邪,三五一群谐戏于田野间、山野里,好不快活;或是邀约一起背着书包、唱着童谣上学;或是成群结伴赶着牛儿放养,不时做着各种竞争者的游戏,有时,为了争输赢,搞得面红耳赤,甚至还会受伤;。 。 。 。 。 。 凡此种种是学习技能、积累经验、增长阅历的必然过程,是必不可少的人生经历。童年的故乡更是让我难以忘怀,她抚育我成长,让人魂飞梦绕,思绪万千,有感恩,有不舍,有思念,有期盼,有无奈,总想将其叙于纸上,以释情怀。

故乡,没有城市宽敞明亮的马路,也没有城市的高楼大厦,更没有城市的繁华喧嚣,但别有一番情致,一条小河从西向东贯穿其中,将村寨劈为两半,一年四季抚着小琴,滋润着两岸的农田。我家门前有一小石拱桥,曾是两岸村民交流的重要纽带、生产生活的交通命脉,建设日期已不可考,从她那憔悴、沧桑的面容可知饱受岁月的洗礼和世事的沧桑,如今仍在发挥余热。农田北面是高耸入云的石山,山顶上长着郁郁葱葱的古老树种,他们是“神灵”的象征,乡民在山上建了一座小庙,每年每逢“三月三”、“六月六”背着酒肉、米、香、烛、纸去祭拜,恳求“神灵”保佑本年风调雨顺、村寨平安。山上星罗棋布嵌着奇形怪异的溶洞,有的张启大嘴,欲吞整个宇宙之势,肚子确很小,一些地方仅容一个人勉强通过,弯弯曲曲,走不到尽头;有的口朝天,走到边儿朝下看,深不见底,令人毛骨悚然;有的就是天然居厅,宽敞明亮,常有刚分家的农户搬到其间暂住;有的有时会“吞云吐雾”,刹是壮观,据老人们说,这种“吞云吐雾”洞里面有大蟒,能将成年水牛囫囵吞下,小时候,我和同龄小伙伴到山上偷着寻找“金箍棒”或去洞中玩耍,常常会离它们远远的。南面是高大威猛的土山,山上满是灌木丛林,各种鸟儿不时在林中欢舞高哥,其间零星分布着黄色的土地,那是村民的主要“玉米仓”,山间到处是羊肠小道,纵横交错,一到“农忙”时节,这些山间小道上随处隐约可见村民忙碌的身影,人们人挑马驮,就像一幅幸勤劳作的画卷,虽是辛苦劳累,确洋溢着期盼或收获的喜悦。

在这偏远的小山村里,儿时是“三不通”地带,每到赶集,大人们挑着大米或玉米到十公里外的集镇上换回日常生活必需品,让我记忆犹新的每次赶集必须买“煤油”,以作晚上照明。每当小伙伴睡梦正酣时,我正在“煤油灯”下忙活着,摇头晃脑读作李白、杜甫朗朗上口的诗句,在草稿纸上画着让我绞尽脑汁的数学题,相比之下,数学是我的强项,学起数学来,饶有兴致,每每到深夜方去入睡。后来,看到父亲、母亲的脸上刻满了深深的皱纹,写上岁月的沧桑,家庭重担、生活压力已压弯了他们的腰,我向父亲提出不想上学了,父亲呆了半晌,喃喃自语道:“我前面的努力不是白费了,要想改变这“脸朝黄土、背朝天”的生活,走出山区,做凤凰,改变家乡,只有读书。”,父亲的话里包含失望、内心的伤痛和无限的期盼,以后,我再已没敢说“辍学”二字,带着父亲的期望和自己的梦更加的努力学习。

97年我顺利的考入了贵州大学,四年后带着服务人民、感恩社会,建设家乡的梦走入工作岗位,至今已有十三载。但故乡依旧,村名的日子过得仍是紧巴巴的,而我如今已是上有老、下有小,生活重担、工作压力让我不知所措,曾经的梦想已被现实击得粉碎。虽没有当凤凰击长空、指江山、激文字,但也总算完成父亲走出深山的心愿,较同龄伙伴重复父辈的“故事”便是“优益”许多,这点“阿Q”精神倒是给我些许安慰。

不久前,我带着妻小回老家,独自徘徊在小石桥上,看着她那沧桑的面容、残破不堪的身躯,凝视桥下的河水无情向东流逝,直至消失在视野的尽头,久久不愿离去,我思考良久。 。 。 。 。 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襄阳那家医院看癫痫
宁夏哪个看小孩癫痫好
儿童癫痫病怎么预防好